热门TAG: 亚洲五月六月丁香缴情,色婷亚洲五月,五月色婷婷综合开心网,狠狠做五月深爱婷婷
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初恋女朋友 &
我的初恋女朋友

我的初恋女朋友





当兵回来就被分配到了现在这个单位工作,一直到如今。

  那一年我已经是22岁的大小伙子了。亲戚邻居都在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见了几个都不是很满意。参加工作第二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我姨领着一个姑娘来到我家,说是给我介绍的对象,叫秀芝,个子不低,有将近170的样子,年龄20岁(因为最后也没成事,年龄也无从考究,她说20就20吧),皮肤不白,但是脸蛋挺耐看的,也算是比较漂亮的一种吧。她爸爸是乡党委书记,如果没有后面的事情,也许她就是我的老婆了。

  第二天我姨就回去了,而秀芝却留在我家了。她很爱说话,相反我却不怎么爱说话,特别是生人,更是不知道说什么。那时候男女谈恋爱就是晚上上街转一转,她找话说,我接。通过一条的接触,稍微熟悉点了,第二天白天我不想出去了,就在我的小屋里坐着。我趴在桌子上有事没事的胡乱写着字,她坐在床边看我写字。她的头发轻扫着我的面颊,有种痒痒的感觉。以前小时候虽然也和几个女孩一起玩性游戏,但是那时候毕竟是不经人事,似懂非懂的玩玩罢了,而现在坐在身旁的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含苞待放的青春少女。经她的长发一撩拨,我有点想那个了,下面也想抬头,但是我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怎么着才能顺理成章的跟她做爱,又不被她认为我色。

  正在这时,她的头发又蹭到我脸上了,我本能地头也没抬用手拨她的头发,刚巧碰到她架在桌子上的手,就这样,我们第一次肌肤相接,然后她很主动地就跟我搂抱着一起了。我试着把嘴凑到她的嘴上,她张嘴回应着,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动着,我则笨拙的纸把嘴凑过去完事,我还对她吐舌头在我嘴里搅弄不以为然,心想:接吻就接吻呗,干嘛还把舌头伸过来啊,那样岂不是把唾液也带过来了吗?咳!那时候真是不懂男女之事啊。

  然后就把手伸进她的胸罩,乱抓乱摸她的乳房,她也不反对,然后我就解开她的胸罩,掀开她的上衣(还没好意思脱掉),一对鼓鼓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这时我才想起房门没上锁,赶忙把门锁上,才仔细的欣赏起少女的乳房:不是很白却圆圆的大大的,没有一点下垂,粉红的乳头和淡淡的乳晕镶嵌在乳房正中间,乳头晶莹剔透,我摸了摸,豆粒大小的乳头立即就硬了起来,我一手一个地抚摸起来,很结实,我学着片片上也亲了亲她的乳头,她搂着我的头,我下面涨的已经不行了,我就解她的裤子,她也很配合的把裤子脱掉了,我也赶忙脱掉我的裤子,把她压在床上,她的阴毛很多,比我的多,我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她的肉缝,,访问 www.01614.com 有更多成人内容,并没有把手指伸进去,而是直接扶着我的暴涨的阴茎径直捣向她的逼逼。捣了半天也没有倒进去,她用后扶着我的鸡鸡引导着,终于进入了她的身体,只进去一点,她说“下面垫个毛巾吧?”

  之前和哥们在一起说起男女第一次事,都说在女人屁股下面垫一个白毛巾,做过事以后如果是处女,毛巾上就会见红,就会有血,我还以为她是让我检验一下她是不是处女呢。我说了句“垫毛巾干啥啊,不用了”就急不可耐的全部插入了她的身体。

  20多年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做爱,插入之前甚至连秀芝的阴部都没有仔细的看一看,更别说趴到她逼上亲她的阴唇、舔她的阴蒂了,看都没看,我的第一次做爱是不是很窝囊?甚至连逼口我都找不到,还得让我的女人帮着我弄进去的,我是不是很笨?

  我来不及感觉她的水多水少,我只知道反复的进进出出,里面热乎乎的,滑沥沥的,从没体验过的快感。当时还很害羞,我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并没有吃她的乳房,而是机械地做着上下运动,由于紧张和和激动,不大一会儿就有射精的冲动了。怕她嫌我没用,我硬是强忍着,连喘气都是悄悄的。她看我运动的慢了,就扶着我的屁股往她身上摁,并且挺着腰尽可能地让我插的深一些。我突然控制不住了,有种飘到云彩里的感觉,知道快射精了,问她能不能射到里面,她说可以,我说你不怕怀孕吗?她说不碍事…这时候我脊梁骨一麻,一股股炽热滚烫的精液有力地射进她的阴道。

  这是我第一次与女人做爱,时间很短,但是却感觉做爱是那么美妙的事情。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小会,感觉鸡鸡软了,把鸡鸡拔出来了。随着我的鸡鸡离开她的阴道,一股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屄门一下子流到床上,床单上立即弄湿了一大片。我看到淌出来的精液把床单弄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她却从容地拿起枕巾擦掉了,床单上还是留下一片湿印子…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不敢看她,谎称有事,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把她自己留在房间。

  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床单和枕巾都洗好晾上了。为此我母亲还向我夸她勤快呢。

  这个时候我才回味我们做爱的始末,虽然她是我拥有的第一个女人,虽然她让我在她伸手发泄了性欲,但似乎我品出点味道了:她比我小了4岁,怎么在这方面比我懂得还多?接吻时她主动把舌头伸进我嘴里搅和吞吐,在我找不到她的洞口时,是她主动扶着我的阴茎送进去的,现在想起来她市县让放在屁股下面一个毛巾也是为事后流出来的精液做准备的吧。还有,做爱时她并没有喊疼,做爱后也没有看到她痛苦,也没见到她逼里流血,流出的只是我的精液…看她对这事如此熟练,此女非同小可,一定在我之前经历过什么,所以才那么的从容,那么的轻车熟路。由此可以得出:她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但我却不一定是她唯一的男人!我期待着她对我解释点什么,但始终没有听到她的解释。

  心中疑虑归疑虑,毕竟那时候才20出头,血气方刚,精力充沛,攒了20多了的力气了,眼看跟前有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哪能轻易放手,再说她还暂时住在我家呢,此时若错过机会,那下一次就得用自己的那10个弟兄来解决了啊。第二天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又重复着昨日的故事,只是比起昨天,我更胆大一些,也更熟练一点。那时候也没好意思要求她口交,当然,我也没有给她口交。还是很传统的那种姿势,草草了事后我就去上班了(当时我在离家几十公里的地方工作)。

  我在意自己的女朋友是否是处女,但是既然把人家给拿下了,我还是有一定责任感的,我不好意思说分手,但前提是你要跟我讲实话,把以前的事情给我解释明白,我也就没话说了。我等了几个月,甚至几个月后我还没有别的女朋友时,还把她喊到我家,再做几次过过瘾,但她始终没有说明她为什么不是处女,或者之前有过男朋友之类的事情,我就决定冷淡她,凉了以后分手。

  那时候我父母和哥哥妹妹都想让我跟秀芝好好的处,我硬是没有答应。他们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

  几个月以后她来到我工作的地方找我,我只是说我家庭条件不好,别委屈了乡党委书记的千斤……她看说不动我,也只好结束了我们所谓的恋爱关系。



【完】